休假的时候,请别打扰我


2020-06-17


休假的时候,请别打扰我

在公司上班一阵子之后,我便发现整个部门要全员到齐是一件难事,因为同事们总会轮流消失个几天,不然我在 Outlook 也时常收到「我正在放年假」的自动回覆。无论哪一天几乎都会有人请假,有的同事甚至连放三个礼拜的长假。

不过,基于文化差异,亚洲人与欧洲人对于休假的定义与期待不大相同。在我隶属的部门,工作伙伴的国籍有中国、瑞士、德国、法国、荷兰、希腊、乌克兰及义大利等,办公室本身就是亚洲与欧洲文化交锋的最前线,不同的观点总是激荡出值得玩味的火花。

尤其,每当大家坐下来开会,针对敏感议题提出个人看法时,紧绷的气氛总是让空气急速凝结,骤然迸裂出文化差异的鸿沟。虽然会议以全英语进行,发言者说着人人都听得懂的语言,却有种「你不懂我的心」的惆怅。

我永远记得第一次参加公司会议时所接受的震撼教育。当时,希腊同事 M 报告手边几个专案的进度,也提及即将休假的计画。不过,结尾时亚洲籍主管突然向他提出一个请求:「因为没有人能代理你的工作,所以希望你可以带电脑休假,方便公司联繫。」

听了这番话,M 的面孔忽然收起南欧式的阳光灿烂,神情严肃起来。他紧绷着如梅克尔刚毅的脸部线条回应:「当我休假的时候,请让我好好地放鬆休息。我不想在和家人享受美好时光的时候,还得带公司电脑工作。」

听见 M 答覆的当下,我着实吓了一跳。在台湾,员工习惯把上头的命令奉为圣旨,不敢违背。虽然在当前社会违抗圣旨不会再让你失去脑袋,却可能把你送上黑名单,影响考绩。相反地,欧洲人有话直说,主管与员工的关係也较为平等,所以如果部属对主管的发言有所意见,通常会直接提出自己的看法。甚至,在荷兰基层员工可以越级发送电邮给执行长呢。虽然以上都是耳熟能详的文化差异,但是亲自领会,仍旧让我震惊不已。

就算 M 拒绝了他的请求,主管仍然委婉地重申他的立场:「你还是需要待命的。如果公司发生相关紧急事件,你得着手处理。」

M 回答:「但是公司怎幺定义紧急事件呢?」

一位旅居欧洲多年的华人同事突然发表意见,挺身支持主管:「我之前在英国工作 3 年,放假时也会查看工作信件。公司付钱雇用你,就是要你随时待命,给予最大的支持。」

荷兰同事 D 马上反击:「公司支付的是我们的专业和能力,并不是我们的时间。如果我们在休假期间做到充分的休息,当我们回到工作岗位时,工作自然会更有效率。」

接着,法国同事 P 说道:「这跟钱一点儿关係也没有。我以前的薪水没有现在好,但是就算现在赚取比较高的薪资,工作量却没有比过去多,没有比较忙碌。」

一位德国籍同事 F 听了补述:「公司得为休假的员工做好应变準备。规划代理制度是公司的责任。」

欧洲籍同事们纷纷挺身为 M 说话,在会议室里积极发表自己的意见。而我就坐在一角,几乎要吃起洋芋片翘二郎腿观赏眼前的中西文化交锋大戏。

当我在台湾工作时,参加过许多公司内部会议。依据个人经验,主管通常会滔滔不绝地说话,而员工较少主动应答,只有被主管点名时,才会有所回应。甚至,就算上司提出不合理的要求,部属也通常不太敢吭声,默默地把泪和苦的混合物往肚子里头吞,硬着头皮接受。

相较之下,在我就职公司的会议里,同事很踊跃发言,直接表明个人观点。如果与其他人抱持相异的看法,他们会以对事不对人的方式表达意见。虽然开会时针锋相对,但是会议结束之后,大伙儿又再次有说有笑地处在一块儿,彷彿刚刚大家只是在做集体白日梦一样。

这起事件让我对欧洲人捍卫自己休假的权益,印象深刻。而且,庆幸在讨论之下,大家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。最后的决议是,M 在休假前必须向合作的同仁与厂商发送通知,提醒大家必须把握他尚在办公室的时间处理急事。这样的结果算是皆大欢喜吧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